清华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)

2021, v.36;No.177(05) 140-147+211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市民社会之于国家现代性的决定性意义
The Decisive Significance of Civil Society to Modernity of the State

韩立新;

摘要(Abstract):

现代国家的基础是国民发达的主观自由。黑格尔对此的理解与一般自由主义者不同,他区分了国家和市民社会两个领域,将主观自由分别视为市民社会的第一原则和国家的第二原则。因此,主观自由也可分为对应市民社会的"主观自由I"和对应国家的"主观自由II"。虽然构成国家基础的是"主观自由II",但保障国家现代性的却是"主观自由I"。尽管黑格尔以没有主观自由为由将亚细亚排斥在现代国家之外,但是同时又给了市民社会以培育主观自由的功能,这就为亚细亚通过市民社会来建立现代国家提供了可能性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主观自由;市民社会;现代国家;亚细亚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

作者(Author): 韩立新;

Email:

DOI: 10.13613/j.cnki.qhdz.003094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